×

异乡客的微笑

尽管自己身负重伤、饱受冷落,沙布达尔还是能找到力量去帮助别人。

第一次见到沙布达尔·阿里 (Shabdar Ali),是在文化厨房 (Culture Kitchen) 的一个活动上。这个活动让来自南亚地区的客工和其他在新加坡生活的人聚在一起共享一顿美味的黄姜饭大餐,并借此相互认识、促进交流。

沙布达尔看上去为人谦逊和善。虽然我不太记得自己当晚确切和他聊了些什么,但那一次的短暂接触让我对他印象很好。

只是,当时是晚上,他却戴着墨镜,让我心中难免产生连串问号。但我决定把这些疑问留待下一次会面再谈。

几个星期后,我又遇到沙布达尔,还和他同席而坐。这一回,我们参加的是非政府组织“客工亦重” (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简称TWC2)  属下“加富路计划” (Cuff Road Project) 的志愿服务工作,协助组织每天为受伤客工提供免费膳食。

我转身问他:“兄弟,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接下来的40分钟,他把自己因工受伤和接受治疗的经过告诉我。

说完,他将墨镜摘下,暴露在我眼前的是极其怪异且骇人的情景:他的左眼四周尽是小小的半透明塑料片和紫色缝线,看起来有些湿湿的,似乎还在流脓。

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他说:‘如果我不戴墨镜,别人看到我的样子会害怕。’

我只能点头。

受了伤的他并没有愤世疾俗或自我封闭,我本以为这会是最容易的应付或逃避的方法。

相反地,他对人生抱有一种不屈不挠、积极乐观的精神,让我深感佩服。

他也愿意花时间帮助其他有需要的客工,并成为他们许多人的朋友。

在我们相识的几个月里,他甚少流露出脆弱的一面,哪怕他在生活中其实得承受不少压力——处理自己的病情、争取保险赔偿、为养家生计而担忧,还要忐忑不安地等待自己的案子有个了结……

我不禁在想,若换作是自己遇到了同样的情况,能否像他一样坚强。

 

后记:

在因工受伤一年多后,沙布达尔于2014年4月8日回返孟加拉国。那名据他说在他受伤后对他不闻不问的雇主,如今已停业,而他的案件还未了解。


你也能捐款给客工亦重关怀基金(TWC2’s Care Fund,帮助像沙布达尔这样的受伤工人得到及时和必要的医疗护理。

其他照片由沙布达尔·阿里提供

制作团队
制作 & 撰文 & 摄影  :   黄淑芬
摄像 & 剪辑  :   陈优娜

Follow us on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