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个朋友其实也没那么难

森蒂尔和黄淑慧 (Sok Hwee) 的一段不一般的友情,让离乡背井的客工找到了家的感觉。

拍摄淑慧和森蒂尔 (Senthil) 之间的友情,一再提醒了我,客工其实就是跟你我一样的人。不是“外来者”,不是“劳工”,不是“经济必需品”,更不是其他更为不堪的代名词。

它也提醒了我,自己该为有马赫斯 (Mahes) 这个朋友而感恩。

2010年,我在小区的中秋节庆祝会上认识了马赫斯。

他当时还不太会说英语,而我也不会说淡米尔语(Tamil, 也称“泰米尔语”)。

我们当时是怎么会谈上话的,如今回想起来还真觉得是不可思议。

如果我们这些年相处的时光能化为一本相册,那绝对会是很棒的旅游宣传广告。

我们曾在动物园与形形色色的动物一同拍下各种搞笑逗趣的照片。马赫斯在环球影城乘坐过山车时疯狂尖叫。我们在滨海湾金沙的溜冰场上手牵着手一同溜冰。

我们也在新加坡摩天观景轮买了自己的纪念照片,照片中我们坐在观景轮车厢里,笼罩在不同角度的夕阳美景之中。我们还曾和一群来自印度的朋友到新加坡总统府参观。

 

他们和我们其实没两样

我们的友情看似非比寻常,但感觉上其实也没什么不寻常之处。

我来自美国,他来自印度。我们的年龄相仿,都是大学毕业生。

我有一份所谓专业的媒体工作,而马赫斯虽拥有数学学位,却在建筑业担任货车司机。

我们关心的事情大同小异:前途、财务状况、家人。

我们经常到咖啡店坐着闲聊。他到过我的公寓住家做客,我也去过他居住的集装箱宿舍。

他是我在新加坡少数能一同庆祝佳节的朋友。

我们在2010年首次一起度过圣诞节,那也是我头一回用手取代餐具吃印度餐。那一天我还泡了印度咖啡,味道浓得让我们俩都毕生难忘。不信你可以问他。

2011年7月,我为马赫斯庆祝他的25岁生日。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庆祝生日,因为家里从不觉得有庆生的必要。

马赫斯在生活上必须面对的问题,是我可能这辈子永远都无需面对的。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为他做些简单的事,例如帮他申请工作或更新履历。

但也许我们能做到的最重要的事,就只是简单地当彼此的朋友。

2013年7月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愈发深刻地体会这一点。当时,马赫斯的上司拉杰 (Raj) 在马赫斯的集装箱宿舍外头自杀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我的心情也深受影响。还好当时自己能守在他身边,陪着他走出阴影。

我很庆幸自己能交上马赫斯这个朋友。我知道自己的人生因此而变得更美好。

期待能再度与他同庆圣诞。


淑慧和朋友们欢迎更多志愿者到他们的英语课堂来帮忙,在课堂上充当协调员或协助后勤工作。课程由Agape Community Services(博爱社会服务组织)开办,学员每逢星期六傍晚在新加坡义顺一带的客工宿舍上课。这些英语课一开始是为说淡米尔语的印度客工而办,如今也欢迎来自中国和缅甸的客工报读。

想要报名或了解更多详情的朋友,可发送电邮至 agapebc@agape.org.sg

制作团队
制作 & 撰文  :   托马斯·弗兰克斯
导演 & 副机摄像  :   陈子健
副机摄像  :   李大伟

Follow us on Instagram